「祂」是我孩子

那一年所服務的醫學中心頒布新規定,院內的準主治醫師必須有出國進修的資歷方能晉昇主治醫師。我在最短的時間內申請了到美國哥大進修的機會,卻發現自己意外懷孕了。當時已有兩個小孩的我,尚且要「拋夫棄女」一段時間,自顧都不暇,哪能顧得了肚子這個?就在「優生學」的認知下,沒考慮太多,立即做了流產手術。

坦白說,這十年來,就如同所有的職業婦女,在家庭與職場中兩頭忙。墮過胎之事對我而言,恰如船過水無痕,根本不復記憶,更不用提我認為這個事件會影響自己什麼!

接觸了皇教,開始對生命有了新體認。許多的觀念和以往習醫的認知有相當大的差異,其實自己也一直學習從不同角度在探索生命的真相,跌跌撞撞的過程中慢慢拓展了思考的深度與廣度。

有次教主提及,嬰靈的問題影響層面相當大,他思考了許久,想到以命法名的方式,應該是比較好的解決之道,同時也可以給這些母親們一個贖罪的機會。乍聽之下,一時腦筋還真轉不過來,命法名要解決哪些問題?更甚的是,若從沒為這件事有過任何罪惡感時,又為何要贖罪?教主說,想想看祂的處境!尤其和其他兄弟姊妹比較時,心態真的很難平衡!聽見這句話,心頭突然一緊,一個自己不曾考慮過的問題,如此赤裸裸的突顯出來。

回到家,想起「神奇的胎氣養成法」一書中所說,生命是從受精卵形成之時,就發出訊息使靈性到位的。靈魂比我們醫學上認知嬰兒的定義更早出現,也比我們認定肉體的死亡更晚離開。我們認為初始的「胚胎」還稱不上嬰兒,多少準媽媽就這樣冠以「優生」之名,動了流產手術!其實不論是自然或人工流產,都是讓靈魂失去了寶貴的肉身!靈魂沒了肉身,就像我們沒了家,誰讓祂們有真正歸屬?祂們又能去哪裡?如果說嬰靈作祟,就是因為祂們無依無靠而衍生的諸多問題,那真的很恐怖!我不敢想祂們有多委屈,處境有多心酸!十年了,那個本是我的另一個可愛孩子,祂的魂魄在何方?而我這個做母親的卻因無知,從不曾重視過這個問題的嚴重性!

懷著一股歉疚,請道場安排幫嬰靈命法名之事。處理之前,心情忐忑地向教主說:「如果可以,我想跟祂說:對不起!」教主說:「知錯就好,人貴在能反省。」在處理的過程中,聽起來是夠心酸的,在那個我看不見、摸不到的空間中,祂受盡折磨,而我卻渾然不知。但是長久以來我身體上的不適居然跟祂緊緊相連,是因祂受害而影響所及,在這次的處理後,得以有明顯的改善。

天啊!我們對生命的認知,終究還是淺薄!要幫嬰靈脫離困境,竟然如同在豺狼虎豹口下奪回獵物一般困難!救治妥善,還要引渡到適合的聖境讓其生命有個新的開始,法名就是新的身分。至此,方才明瞭整個處理過程的意義,心中也真是感激教主的慈悲與彌勒天皇和觀世音皇母的大佛威力。

開車回家途中,平時並無天耳功能的先生,突然聽見一聲小孩清脆的聲音:「爸爸,再見。」讓他也感觸良多「祂真得是我們的小孩!」。後來「尋找生命的出處」一書出版,對嬰靈有了更詳盡的敘述,讓自己在了解更多真相後,更加感念天國的恩澤!對那個從未謀面的孩子,也從深深的歉意轉為濃濃的祝福,但願祂在聖境中有個嶄新的開始與美好的未來。


天之聖境

嬰靈光明燈